設為首頁 | 中文版 | ENGLISH     
用戶名:  密碼:       
   律師姓名:  律師類別:  
      
您的位置:首頁 > 法律案例 > 德國亞歐交流有限責任公司與綏芬河市青云經貿有限公司合作協議糾紛案
   ※德國亞歐交流有限責任公司與綏芬河市青云經貿有限公司合作協議糾紛案※
上訴人(原審被告):德國亞歐交流有限責任公司(AEEXchange Gesellschaft für Wirtschaft,Ausbildung,Wissenschaft und KulturmbH/AEEXchange GmbH)。
 
法定代表人:夏煙,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張起淮,北京市藍鵬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綏芬河市青云經貿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秦玉亮,該公司董事長。
 
上訴人德國亞歐交流有限責任公司 (以下簡稱德國亞歐公司)因與被上訴人綏芬河市青云經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云公司)合作協議糾紛一案,不服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原審法院)(2005)黑高商外初字第1號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由審判員王玧擔任審判長,代理審判員陳紀忠、周翔參加評議的合議庭審理本案,梁穎擔任本案書記員。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2005年10月27日,青云公司向原審法院提起訴訟,請求解除其與德國亞歐公司之間簽訂的《“德國科隆中國商品批發市場D座”合作協議》,并請求判令德國亞歐公司返還進場費22 400 735.37元人民幣、賠償項目運作費用220482.94元人民幣。青云公司訴稱,2004年6月30日,青云公司與德國亞歐公司在中國山東省青島市簽訂《“德國科隆中國商品批發市場D座”合作協議》一份,約定雙方就“德國科隆中國商品批發市場D座”的招商代理項目進行合作。該協議第八條第4項約定“甲乙雙方如因本協議及本協議涉及項目產生糾紛,由雙方協商解決,協商不成時,由協議簽署地法院管轄仲裁”;第5項約定“甲乙雙方因本協議產生的糾紛,解決依據的法律為中國法律”。2005年1月26日,青云公司與德國亞歐公司在中國黑龍江省綏芬河市簽署《“德國科隆中國商品批發市場D座”合作協議的補充協議》一份,就有關合作項目的商務考察簽證和進場費等問題進行了約定。
 
德國亞歐公司對管轄權提出異議,認為本案系涉外案件,爭議協議的履行地、被告住所地、爭議涉及的不動產所在地及協議約定的管轄地均不在黑龍江省,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三條之規定,原審法院對本案沒有管轄權,請求將本案移送有管轄權的法院審理或駁回起訴。
 
原審法院審查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四條之規定,“涉外合同或者涉外財產權益糾紛的當事人,可以用書面協議選擇與爭議有實際聯系的地點的法院管轄。”本案糾紛所涉合作協議中,雙方約定:“如因本協議及本協議涉及項目產生糾紛,……由協議簽署地法院管轄仲裁。”該約定為雙方當事人對協議管轄的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規定,合法有效。因此,因合作協議產生的糾紛應由該協議簽署地法院管轄。本案雙方當事人在山東省青島市簽訂合作協議后,又在黑龍江省綏芬河市簽訂合作協議的補充協議,該補充協議屬于合作協議的組成部分,故青島市和綏芬河市均屬于合作協議的簽署地。因此,本案糾紛黑龍江省人民法院有管轄權。雙方當事人約定管轄不違反級別管轄的規定,故該院管轄此案并無不當。綜上,被告德國亞歐公司對本案管轄提出的異議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該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三十八條規定,裁定:駁回德國亞歐公司的管轄異議。
 
德國亞歐公司不服原審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訴稱:一、原審裁定認定事實不清,合作協議的簽署地為青島市,但合作協議的補充協議的簽署地并不在綏芬河市。 2004年11月3日,雙方當事人的法定代表人在上海市就合作協議的起止時間等問題簽訂了補充協議(一),該補充協議(一)的簽署地為上海市。2005年1月24日,雙方當事人在綏芬河市就進場費等問題進行了協商并達成一致,由于夏煙未帶公章,遂于1月26日夏返回北京時,將由青云公司起草并簽字蓋章的補充協議(二)帶回北京,簽字蓋章后轉給青云公司。根據中國相關法律規定,合同雙方簽字蓋章不在同一地點的,最后簽字或者蓋章的地點為合同成立的地點。故補充協議(二)的簽署地應為北京市。二、原審裁定適用法律錯誤。原審裁定引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四條,認為本案應由補充協議的簽署地法院管轄。補充協議屬于主合同的組成部分,但并不導致補充協議的簽訂地等同于主合同的簽訂地。本案雙方在簽訂合作協議時,約定由協議簽署地法院管轄,因尚未簽訂任何補充協議,故雙方的真實意思是指由主合同簽署地法院管轄,并不包括補充協議的簽署地,更何況補充協議的簽署地也不在黑龍江省。三、本案合作協議第八條第4項約定,合作糾紛由協議簽署地法院管轄,即本案應由主合同的簽署地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管轄。即使合作協議對于管轄約定不明,原審法院也沒有管轄權,原審法院管轄本案并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三條規定的情形。請求:駁回青云公司的起訴或將本案移交有管轄權的法院審理。
 
青云公司未作書面答辯。
 
本院認為:本案糾紛為管轄權異議,屬于程序問題,解決案件的程序問題應適用法院地法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對此,《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三條有明確規定,即“人民法院受理公民之間、法人之間、其他組織之間以及他們相互之間因財產關系和人身關系提起的民事訴訟,適用本法的規定”。
 
青云公司據以起訴的《“德國科隆中國商品批發商場D座”合作協議》第八條第4項約定:“如因本協議及本協議涉及項目產生糾紛,……由協議簽署地法院管轄仲裁。”本案雙方當事人對該協議簽訂于山東省青島市無異議。《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四條規定:“涉外合同或者涉外財產權益糾紛的當事人,可以用書面協議選擇與爭議有實際聯系的地點的法院管轄。”因此,本案雙方當事人在合作協議中選擇協議簽訂地法院管轄本案,符合上述法律規定,該管轄條款應認定有效。根據約定,合作協議簽訂地法院即青島市的人民法院對合作糾紛擁有管轄權。原審法院駁回德國亞歐公司管轄異議的理由是合作協議的補充協議是在黑龍江省的綏芬河市簽訂的,因此綏芬河市亦為合作協議的簽訂地,故原審法院對本案擁有管轄權。上述理由是錯誤的。本案并不是當事人之間簽訂的《“德國科隆中國商品批發市場D座”合作協議》存在多個簽字地點應如何認定協議簽訂地的問題,而應該是當事人選擇了管轄法院后該管轄條款是否有效以及當事人是否變更了管轄條款的問題。本案雙方當事人簽訂合作協議時,明確選擇了該協議的簽訂地法院作為合作糾紛的管轄法院,實際上,在當事人之間已經明確選擇了青島市的人民法院為管轄法院。雖然以后當事人之間又在其他地點對合作協議進行了補充,但補充協議并沒有就管轄條款進行任何修改。因此,合作協議中的管轄條款對本案雙方當事人具有約束力。在合作協議選擇管轄法院條款有效的情況下,原審法院依據所謂補充協議的簽訂地對合作協議糾紛行使管轄權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德國亞歐公司關于原審法院對本案糾紛沒有管轄權的上訴理由成立,原審裁定應予撤銷。本院于1999年4月9日發布的《關于各高級人民法院受理第一審民事、經濟糾紛案件問題的通知》第二條第二款規定,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受理第一審涉外和涉港澳臺的經濟糾紛案件,爭議金額不得低于3000萬元人民幣,而原審原告青云公司起訴的標的額為2400余萬元人民幣,因此,本案應由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管轄。
 
綜上,本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三十八條、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二百四十四條之規定,裁定如下:
 
一、撤銷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05)黑高商外初字第1號民事裁定;
 
二、本案由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管轄。
 
一審案件受理費50元人民幣、二審案件受理費50元人民幣,均由青云公司負擔。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判長王玧
 
代理審判員陳紀忠
 
代理審判員周翔
 
二00六年四月二十日
 
書記員梁穎
2019/3/13      
地址:上海市靜安區中興路1500號新理想大廈9層    郵編:    電話:400-966-5080    傳真:    友情鏈接    返回首頁
©版權所有 上海市華榮律師事務所 2009-2020     滬ICP備05034106號-2
江西时时彩怎么停的 辽宁福彩35选7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山东十一选五下载 急速赛车收 深圳风采中奖查询 上海时时乐今日走势图 黑龙江11元五开奖结果 福彩幸运快3开奖结果查询 快乐8选2稳赚技巧 北京11选五前三组奖金 好时时时彩平台